鄭州商標注冊,商標轉讓

全國免費服務熱線:16666688899

您現在的位置:鄭州商標注冊 > 商標異議 >

100項不起訴決定決定如何偽造假冒注冊商標罪。

返回來源:未知 發布日期:2018-10-10 09:51 瀏覽:
作者:廣東光強律師事務所刑事合法性審查和刑事風險防范與控制研究中心秘書長胡丹

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在偵查結束后,由公安機關移送檢察院,即進入審查起訴階段。檢察機關認為證據真實、充分,符合起訴條件的,依法起訴,依法移送。移送法院處理;檢察院認為不符合起訴條件或者不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的,在第二次返還治安追加投資后,不予起訴或者拒絕受理。律師在案件移送檢察院時,應當先到檢察院審查,及時會見當事人,調查取證(根據案件的不同處理),最終形成法律意見。NS,并會見檢察官,盡量不起訴,所以此案在這里結束。

對假冒注冊商標罪不起訴問題的研究,不僅可以體現檢察院在普通刑事案件中的不起訴決定的一般情況,而且可以體現假冒注冊商標罪構成要件的特征。根據實際案例,對假冒注冊商標罪不起訴情況進行總結,并總結其辯護要點,可為檢察階段(包括法院階段,檢察撤回后)的律師提供參考。起訴,作出不起訴的決定)實現有效辯護,具有極其重要的現實意義。

為此,筆者收集了100起不起訴判決書,并結合以往的經驗,總結出偽造注冊商標罪24起有效無罪抗辯案件,為后續案件提供指導。

辯護人2:員工以自己的名義犯罪,非法所得歸個人所有。公司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并沒有獲得相應的利益。

無罪辯護1:犯罪時間短,數額小,侵權產品尚未售出,社會危害性小;從犯,無前科,坦白真實,坦白態度好

辯護號1:兩次追訴復查,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現有證據不夠證明定罪標準;仍有許多疑惑不能合理)ULUE)

無罪辯護4:被指定參加犯罪活動但未充分參與主要犯罪活動的人,經過補充調查,未能查明其犯罪行為涉及的金額,無須再提款。現有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犯罪行為所涉及的數額能夠滿足起訴的要求。

辯護號9:已查明的實際銷售價格未達到起訴標準,其他銷售下線尚未查明,其他銷售金額不明確,違法經營金額是否達到起訴標準。假冒商標尚不清楚。

無罪辯護10:證據無法核實,行為人否認犯罪事實,不能排除虛假購買的可能,不能確定涉案價值。

主要內容:薛某沒有參與深圳***有限公司的犯罪活動,沒有犯罪事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決定不起訴薛某。

辯護人2:員工以自己的名義犯罪,非法所得歸個人所有。公司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并沒有獲得相應的利益。

目的:山東**有限公司對公司經理張某的上述行為一無所知,未取得相應的利潤,不符合起訴條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決定不起訴山東**有限公司。

目的:未起訴的胡某的上述行為不包含《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規定的偽造注冊商品商標罪的事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73條決定不起訴胡先生。

目的:陳氏銷售假冒注冊商標商品數量不符合刑事訴訟標準,沒有犯罪事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73條第1款,決定不起訴陳氏。

主旨:王某的上述行為明顯輕微、無害,不構成犯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第一款和第十七三條第一款,決定不起訴王某。

目的:非公訴人馬某某雖然客觀地實施了幫助生產的行為,但主觀上不知道這是假冒產品,不存在犯罪事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決定不起訴馬某。

用途:**公司不將注冊商標公開用于經批準的商品用途,其真正使用**商標未注冊,公司不享有專有權利。曹某作為**公司的職員,在訂購和銷售公司貨品時沒有犯錯誤。未經公司許可,擅自以公司名義使用注冊商標,但主觀上不打算偽造公司注冊商標,客觀上不侵犯公司使用注冊商標的專有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73條規定,不起訴曹。

無罪辯護1:犯罪時間短,數額小,侵權產品尚未售出,社會危害性小;從犯,無前科,坦白真實,坦白態度好

重點:鄭某實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的規定,但原本是玩具加工廠,后來由于經營條件惡劣,加工制造了偽造的存儲卡。紐約品牌待售。時間比較短,假冒注冊商標產品的價值比較小,而且產品都是生產出來的。假冒記憶卡尚未售出,對社會危害性較小;鄭某屬于雇工,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較小,沒有犯罪。本人記載,在案件能夠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后,具有良好的供述態度,懺悔表現。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七條,鄭某犯罪的情節輕微,可以免除刑事責任。處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的規定,決定不起訴鄭某。

目的:被不起訴人蘭某實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規定的行為,但犯罪輕微。他在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有良好的認罪態度。有懺悔行為,是第一犯,沒有犯罪記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不需要處罰。根據《刑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建議對相對不起訴人蘭某進行處理。

目的: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擅自對違反商標管理規定,在自己生產的服裝上使用同一商標的團體表示感謝的,不予起訴的,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二百一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25條。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構成偽造注冊商標罪真實、充分,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鑒于犯罪嫌疑人自愿自首并供認的,應當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在案件發生后,如實供認犯罪,自首,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有從輕處罰的情形,并穿戴了大部分侵權服裝。被告人沒有進入市場,所以可以認定他有輕微刑事案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不需要處罰。

目的:劉某實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條規定的行為,但犯罪輕微,有退回贓物的情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七條,不需要處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決定不起訴劉先生。

目的:鑒于犯罪嫌疑人林某某的犯罪數額剛剛超過起訴標準,侵權產品尚未進入市場,在案件審理后承認犯罪的事實,可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認定為輕罪的,不需要處罰。為了執行寬嚴相濟的刑事司法政策,依照第二款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73條的圖示,決定不起訴林牟牟。

目的:不起訴人金某某實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規定的行為,但犯罪輕微,有自首情節,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諒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七條,可以免予刑事處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決定不起訴金。

目的:不起訴的李某實施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規定的行為。鑒于未起訴的李某在共同犯罪中起到幫助作用,他是微利共犯,在案件發生后如實供認犯罪。奧普斯的中華民國,決定不起訴李牟牟。

辯護號1:兩次追訴復查,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現有證據不夠證明定罪標準;仍有許多疑惑不能合理)ULUE)

目的:經審查并送回法院補充偵查,法院仍認為臺州市公安局海嶺分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明確,證據不足。本案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參與偽造注冊商標的非檢察官孫某某的犯罪數額達到定罪標準,不符合起訴條件。

目的:姚明非法買賣假冒注冊商標商品數量未達到起訴標準,自訴姚明構成假冒注冊商標犯罪的事實不明確,證據不足。不能消除的用途。

目的:經審查并送回法院補充調查后,法院仍認為靖江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明確,證據不足:市售香禮盒包裝的豬肉腌制品的數量未被起訴的黃牟家牌草堂不明確,非法經營數量無法確定,不符合起訴條件。根據《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的規定。中國的BLIC,決定不起訴黃牟佳。

目的:經審查并送回法院補充調查后,法院仍認為未起訴的劉某某的非法經營金額少于50000元,非法收入是否達到30000元缺乏證據,不符合條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的規定,決定不起訴劉某。

無罪辯護4:被指定參加犯罪活動但未充分參與主要犯罪活動的人,經過補充調查,未能查明其犯罪行為涉及的金額,無須再提款。現有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犯罪行為所涉及的數額能夠滿足起訴的要求。

要點:不起訴的史某某受他人指示,參加偽造注冊商標、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的犯罪活動,但未參加主要犯罪活動,并經追訴推定,未能查明犯罪行為涉及的金額,沒有必要進行二次追查,所以存在證據不足,無法證明犯罪數額符合反訴罪的要求。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條規定的注冊商標,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規定的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罪。

備注:經本院審查和二次復查補充調查,仍認為徐州市公安局云龍分局犯罪事實不明確,證據不足。未被起訴的人員參與假冒偽劣品的生產和銷售。它注冊的商標商品屬于某種組織形式,但實際侵權的品牌和數量不清楚,不符合起訴條件。

目的:被告張某、張某因偽造、銷售注冊商標被起訴,經審查并送回法院補充調查。法院仍然認為,徐州市公安局鼓樓分局認定的犯罪嫌疑人趙某的犯罪事實不明確,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需要繼續追查。起訴。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和《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審判執行)》第四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決定不起訴。犯罪嫌疑人趙牟。

目的:經審查并送回法院補充偵查,法院仍認為泰興市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明確,證據不足。本案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不起訴人的住所是注冊商標,不符合起訴要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的規定,決定不起訴某所房子。

目的:經審查并送回法院補充偵查后,法院仍認為郴州市公安局宿縣分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明確,證據不足。現有的證據不足以證明李牟佳知道Coreda公司生產的HP中性硒鼓用于偽造HP品牌硒鼓,不符合起訴要求。

目的:經復審、追查后,人民法院仍認為人淮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明確,證據不足。非法包裝假冒貴州茅臺酒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和第二百零三條第二款的規定,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決定不起訴胡先生。

辯護號9:已查明的實際銷售價格未達到起訴標準,其他銷售下線尚未查明,其他銷售金額不明確,違法經營金額是否達到起訴標準。假冒商標尚不清楚。

目的:經審查并回國法院補充調查,仍認為臨沂市公安局嵐山分局不起訴的趙某涉嫌偽造注冊商標罪不明確,缺乏證據。冰上查獲,本案查獲的假冒品牌洗滌劑價值25970元,不符合假冒注冊商標罪的起訴標準;未被起訴的趙某的其他銷售未查明,其他銷售金額不符。因此,非法經營數額是否達到假冒商標罪的追訴標準,現有的證據是否符合追訴條件尚不清楚。

無罪辯護10:證據無法核實,行為人否認犯罪事實,不能排除虛假購買的可能,不能確定涉案價值。

目的:經審查并回法院補充偵查,法院仍認為臺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明確,證據不足。李某供認制造1000對假GUCCI。2012年,只發現了960副太陽鏡,而訂購這些太陽鏡的巴基斯坦人和當時制造這些太陽鏡的工人不能證實這些事實。2。現場發現了4800副假奧克利太陽鏡和奧克利太陽鏡。根據李的陳述,下訂單的巴基斯坦人證實對方沒有獲得注冊商標GUCCI的授權文件,也沒有獲得該太陽鏡的價格。資產2.3元一對。消除了購買假知識的可能性。在知識性假冒購買的情況下,計算假冒商品本身的價格更為現實,而計算公司價格則嚴重偏離了客觀現實。假冒偽劣商品。在這種情況下,假冒偽劣商品的價格無法確定,假冒偽劣商品的價值也無法確定。因此,根據現有證據,認為本案不符合起訴條件。

1。在三類不起訴案件中,法定不起訴案件所占比例最小,但從橫向上看,與刑法中的其他罪名相比,假冒注冊商標罪中的法定不起訴案件數量不少。公安機關在偵查過程中也會犯錯誤,無論是主觀原因還是客觀原因,犯錯誤都是組織和個人無法完全避免的事情。律師通過盡職審查文件、會議,及時發現不構成犯罪的線索和證據,通過與檢察官面談,提交書面法律意見,使案件在審查和起訴階段得到消化。

2。疑難不起訴也是不起訴案件的共同原因,這也要求辯護律師必須熟練掌握公訴案件應當達到的證據標準,準確把握刑事訴訟法的事實,提出證據的要求。共同犯罪事實真實、充分,具體罪名事實清楚,證據真實、充分。尋求證據證明定罪和量刑事實,以定罪為根據的證據通過法定程序進行驗證,綜合整個案情證明,對排除事實真相的合理懷疑有深入的認識和實踐經驗。

三。律師認為證據已達到上述標準時,應當檢查是否自首、是否首次犯罪、銷售金額、利潤數額、供述態度、是否返還贓物、是否獲得理解等。在此基礎上,建議當事人積極配合有關部門爭取不起訴。

上一篇:貴陽向香港渣打銀行開放公共賬戶 下一篇:貴州:2020年度有效商標注冊總量達到10萬件。

相關推薦

国产高清情侣视频网_国产情侣自拍偷拍_国内偷拍国产情侣2018&